杨提督的红茶杯

没有我掰不回来的BE

2018.7.25巍澜文章整理

巍澜主页:

写在前面:!主页所有文章一律禁止转载!否则全部拉黑!


 


太太们辛苦啦!祝大家吃粮愉快!


 


清水向 


 


连载 


 @Devil魔魄 【巍澜】Azrael 8


 @林君 【论坛体】请问我们学校转专业容易嘛?(三)


  @Exclusive你们知道沈老师要拍结婚照了嘛!!!!!(二)


 你们知道沈老师要拍结婚照了嘛!!!!!!!(三)


 @疏寻 【巍澜/abo】一夜惊喜(又名-谁搞大了赵处的肚子?)http://kelly88888.lofter.com/post/1e8eba15_eedfd1ca


 @百年霍乱 龙城大学BBS · 七(巍澜 论坛体 )


龙城大学BBS · 八(巍澜 论坛体 )


 @尔若深海 【巍澜】我们结婚了 娱乐圈AU 1


  @层楼 【巍澜】论坛体:文学院蔚蓝社会实践队了解一下(三)


 @维氏手术刀 [论坛体]走近科学,带你走进强推之耻最后的倔强


 @三千世界狗带  [巍澜][ABO]狗在江湖(十二) (生子情节预警 不喜勿入)


 @四面储鸽 【巍澜/ABO】乱心曲 08(含鬼面 无感情线)(生子情节预警 不喜勿入)


 @二宫雅纪 【巍澜】震惊!昆仑神君和斩魂上仙结婚了?-03


 @老司机带带我——阿彤 惊天秘闻·三(娱乐圈Paro)


 @胡萝卜是魔鬼啊 【论坛体】震惊!碰见了逛街的活体沈教授!!!【上】


【论坛体】震惊!碰见了逛街的活体沈教授!


 @听书人 [巍澜/论坛体]实名diss沈教授双标(一)


 @过气写手——西祠 【巍澜】养巍日常⒈【巍澜】养巍日常⒉


 @惯性消极 【镇魂|巍澜】驯道(十二)


 @如是观 【巍澜】【ABO】孕夫日记05(完结)


 @安澜丶 【巍澜/电竞Paro】我家奶妈是暴力狂(04)


 @morwen 【巍澜】形婚(11)


 @姆明320 【巍澜】当剧本遇上文本03


 @疏影迟迟 【巍澜/娱乐圈Au】神秘巨星 (9)


 @箬菡(ฅω*ฅ)球球 《巍巍一笑最倾城》【生子预警】(生子情节预警 不喜勿入)


 @偶尔码点字 【巍澜】洪荒之中的爱情故事(17)


 @入戏太深的寒烟 【镇魂巍澜】面面寻亲记(01)原著向(含鬼面 无感情线)


 @沈清行🐳 【巍澜】当剧版巍澜来到书版巍澜的世界 07


 @语. 【巍澜】话说隔壁班的班长和体委是不是有一腿?【论坛体】(5)


 @迷路的GPS 巍澜的带娃日常(一)


 @尺规_ 【巍澜】肠胃炎-上


 @洋子 【巍澜/论坛体】818那个老是来沈教授课上旁听的人 1


 @人间必胜客 【巍澜】要和千年老粽子谈一场永不分手的恋爱吗(2)


 @Melody_鸭鸭鸭 【巍澜】赵处你悠着点(ABO生子)公告+番外1(生子情节预警 不喜勿入)


 @春归深处 【巍澜】真相是假-20


 @一品柑桔 【巍澜/生子】小叛徒08——「一家人就要齐齐整整」(含生子情节 不喜勿入)(含鬼面 无感情线)


 @行凶未遂 【巍澜】攻陷(3)


 @风屿子诀° 【巍澜】阴差阳对(上)


 @温酒醉看花月白 【巍澜】这世界疯球了(8)(9)END


 @番茄炒蛋不要葱_红不欺 【巍澜】以爱之心,以我之名(10)


【巍澜】以爱之心,以我之名(11)


 @乙卯正月江城子【巍澜】点波关注不迷路http://tianxuan1223.lofter.com/post/1e70c9d5_eee448b0


 @祯瑭 【求助】我想睡我兄弟,请大家想想办法(二)


 @豆豆豆豆豆芽儿 【巍澜】小澜孩今天吃醋了么?(番外)


 @边际替代率 【巍澜】【论坛体】沈教授是什么金刚芭比啊!!!(1)


 @类人型生物 【巍澜ABO】意外怀孕 9(生子情节预警 不喜勿入)


 @伍柒 【巍澜】假戏真作(六)


@喵茶 【巍澜/论坛体】如何平衡生活和工作(生子情节预警 不喜勿入)


@巫山与云 【巍澜】巍澜日常生活01 我把大结局圆回来了!!!


@未来的每一天【巍澜】【结局挽救向】力挽狂澜(上)


@巧克力有一磕一【巍澜/论坛体】赵云澜的马甲有几个【完】


 


单篇


 @樱花酿 【巍澜】今天沈教授出轨惹?(沙雕脑洞/论坛体)


 @长墨 [论坛体]男朋友貌似性冷淡,该怎么办,在线等,不急的


 @本人不是魔鬼绝对没有吃过毛猴和芒果更没有让毛猴吃芒果你们放心 【巍澜】学会用手机的沈教授到底是什么神奇的魔鬼?


 @莫朝朝.leo  【巍澜】不可说(送给自己的生贺)


 @夜夜流光相皎洁 (镇魂/巍澜)美人如花隔云端


 @子夜夜夜 【巍澜/ABO】苟活(一发完结/生子/虐小澜孩)


 @林玉瑶💖 【镇魂论坛体】万万没想到我会在地府追巍澜


 @的的的迷妹。 [巍澜]沈教授喜提醋味小澜孩(日常小甜饼)


 @一人饱 【巍澜CP】【论坛体】爆料Monkey TV两个主播的奸&&情


【巍澜cp】【论坛体】818主播那些事儿


 @悦酱💕 【巍澜】我心悦于你(是一块小甜饼)


 @羽皇的机会 —— 赵云澜也忍不住F*CK的测谎仪


 @一杯奶茶西米露 【巍澜】领带歪了


 @豆豆君_ 【巍澜】空缺


 @小狮子在打滚 【巍澜】霸道大佬和他的腹黑甜心(大纲文,一发完)(含鬼面 无感情线)


 @啊呜制药 【镇魂/巍澜】执念


 @Exclusive 教授夫夫是准备去度蜜月吗!!!


 @无厌 【巍澜】暗恋(一发完含花吐)


 @-眯眼- 【剧版背景脑原著梗】《渡我》(全文完)


 @波旁美少女 【镇魂/巍澜】最好的结局


@江琼丶【镇魂/巍澜】惊!龙城大学教授地下恋情曝光,竟是他?!(论坛体,一发完)


@一个为爱千里爬墙的小号【龙大养雕场】劳资的CP今天也是宇宙第一甜


补档: @初七呀   「巍澜」《晴》


 


开车向


 


连载


 @爱丽丝梦游症候群 【巍澜】惊鸿曾照影 {二十一}


 @山河巍澜宸哥磕!! 【巍澜/万字长车预警】赌局 性感赵处在线装一得意洋洋换来三天下不了床的故事。


 @白鹭飞花 【巍澜】青丝满床(ABO/R18)(含鬼面 无感情线)


 @小一荻 【巍澜】沉醉(08)


 @三三三三三 【巍澜】今天赵处推倒沈教授了吗? 1(ABO/剧向/R18有)


 @春日酒 【镇魂|巍澜】寄尘寰


 


单篇


 @omegaY 【巍澜】【ABO】你们要的棒棒糖梗


 @Devil魔魄 【巍澜】夜(车)


 @少葱 夜不能寐 [巍澜,ABO,pwp]


 @人生最爱锅包肉 【巍澜/落地镜play】撩头发号的车屁股


 @云卷了个卷 【巍澜】哪儿有少年不戴花(浴室插花play)


 @愿初心永随 【巍澜】心病难医(NC-17/一发完)


 @泠夜 【巍澜】惊喜(ABO/R18)


 @杀尽春宵 【巍澜/PWP】高烧情诗(END.)http://adorekillmercy.lofter.com/post/1d08d549_eee69267


 @Vilada 【巍澜】午夜车


 @六An😺 【十万个为什么之沈教授的眼镜怎么断的】 小破车


 @sheisthepoem 你的肉体是时光(巍澜小甜饼 r18)


 @陆绡QAQ 【巍澜】r18向/公厕play/手铐play/惩罚play


@夜来紙上 【巍澜/R18】You will be the one.


 @莲玖 【巍澜】Stardust&Roses 星尘与玫瑰(ABO/含R18/1end)


 


有些文章可能在整理时热度没有过百,过百后太太们愿意的话可以私信主页进行补档,谢谢!


 


请大家多多给予太太们点赞评论推荐一条龙支持!


 


【镇魂女(男)孩,毕业快乐!】

有你存在的世界

罗曼视角的圣杯战争

“这次换我来守护你和你的世界”


3.Promise

“我不会让你死的。”藤丸这样对我说。

我们站在楼顶的天台上,藤丸背后是无尽的星辰。她一头橘色的头发即使在并不明亮月光下也没有失去色泽,让人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

“对了,藤丸,你有什么愿望吗?”

“嗯?没有啊”藤丸露出困惑的表情,“你怎么问起这个?”

“没什么啦,只是觉得每个人都会有愿望吧。之前藤丸一直在说我的愿望,却一直没有说你自己的,感觉有点奇怪。“

“诶,很奇怪吗?那么我的愿望就是实现医生你的愿望好了。”藤丸俏皮地笑了笑,“不过如果你的愿望是什么猥琐的事情,我还真的会有被连累…”

忽然,藤丸收起了笑容,迅速地抬起手臂挡在了我面前。几乎在同一时间,一只箭从天台下面飞了出来,落在了距离我和藤丸两米的距离。

“不好。”藤丸迅速的转身,在我的身后展开了一面光盾。接着我听到金属碰撞的声音,等我转过身,看到距离我们不远处站着一个穿着一身纯黑色盔甲的人。他带着头盔,让人看不多他的脸。那身盔甲上不带任何的装饰或花纹,只有边缘处反射出的月光让人不寒而栗。

“像Assassin一样从背后偷袭,是对正面的战斗没有信心吗?这点上看你还算是个有点聪明的从者,不过与我为敌这点上你还是蠢爆了。”藤丸完全没有半点恐惧,一面说着,一面用手指在她面前的空气中画出发光的符文。

穿着盔甲的人慢慢抬起了手里的剑,那剑上升起了蓝色的火焰。他一步一步向我们靠近,发出金属撞击地面的声音,给人一种无比的压迫和窒息感。

这比在医院那时候…我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僵硬了,脑子也没办法正常地思考,脑海里只剩下一个想法,完了完了要死了。

这时候藤丸轻轻念了两个音节,她面前的符文变成发光的箭矢,向面前的人飞去。接着她抓住我的手,带着我从天台上跳了下去。

没有预料中的失重感,我感觉自己像在运作的楼梯上奔跑,稳稳地落在了地上。紧接着,黑盔甲也跳了下来,发出重重的撞击声。他举起剑向我们挥了过来,蓝色的火焰从我们身边划过,砸在地上,地面被砸出了一道沟壑,砖石的碎粒飞溅到了半空中。

“这样下去会牵扯到平民…”我清楚地看到藤丸咬了咬牙,接着她张开手掌,光束从她手中飞出在我们面前炸出了一片光雾。然后,她拉起我的手向相反的方向跑了起来。“

我的大脑一片混乱,只知道跟着藤丸一路狂奔,整个身体被恐惧支配甚至无法感觉到疲惫。忽然藤丸停了下来,我抬起头才发现,我们面前是一堵高墙。我赶紧回头,却发现黑盔甲已经挡住了我们回去的路。

“居然跑进了死胡同,不愧是最弱的职阶。”头顶忽然传来一片鼓掌的声音,在黑盔甲边上的高墙上站着一个披着黑斗篷的人。

“因为这里可以在不牵扯到平民的情况下,尽可能地收拾你们啊。”藤丸丝毫没有胆怯,反而带着些嘲讽的语气,“倒是你们,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一副Assassin的做派,不觉得丢骑士的脸吗?”

“输掉战争的人,有什么资格谈丢脸呢?不过输在最后的赢家手上,你应该感到荣幸。”

“罗曼医生,退后。”藤丸背对着我,我看不到她的表情。她的语气十分严肃使我不由照她的指示后退了两步,我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道光做的墙壁。

“藤丸,你…”察觉到她的意图,我赶紧又向前走了两步,却被墙壁挡住了。

“罗曼,这一次,就请你老老实实地在后面欣赏我的战斗吧。”藤丸的手里发出了一道光,形成了一把剑的形状。

黑色的骑士向藤丸冲了过来,挥舞着那把纯黑色的剑。藤丸轻巧的用剑挡住了黑骑士的攻击,并迅速的划向侧面,消去了对方的攻势。黑骑士的剑看上去十分厚重,但是他却能自如地挥动,不断向藤丸发起攻击。但是由于这个巷子并不宽敞,所以他的攻击受到了限制。藤丸轻巧地应对着对方的攻击,还能在空气中画出符文攻击黑骑士。一道道光划过黑骑士的盔甲,摩擦出了火花,但是盔甲本身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藤丸在地面和墙壁之间来回跳跃,像一只轻巧的精灵,但是随着战斗的拖延她的脚步开始变得缓慢。我被困在墙壁后面,十分焦急但是毫无办法。

忽然藤丸在墙壁上脚下一滑,糟了…黑骑士似乎是发现了她的失误,挥起剑朝她重重砍了下去。完了…不对,藤丸的嘴角…

在那一瞬间,藤丸的右手下面的墙壁上出现了一个光的圆盘,向吸盘一样吸住了她,她灵巧地把自己的身体悠起,躲过了攻击。骑士的剑重重地砍在了墙上,似乎是由于用力过猛卡在了墙壁上。

藤丸趁这个机会用剑砍向了黑骑士的剑,那厚重的黑色大剑在瞬间崩溃成了碎片。好…不对,几乎在同时,黑骑士掏出了一把短剑。我还没来得及喊出“小心”,那把短剑就刺进了藤丸的腹部,血一下子冒了出来。

糟糕…可是藤丸又露出了上扬的嘴角,她抓住了黑骑士的手臂,鲜红色的符咒立刻缠住了黑骑士。短剑在瞬间化成了粉末,黑骑士像受了电击一样一阵抽搐,被甩到了对面的墙壁上,之后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藤丸扶着墙,努力保持着站立的姿势/

“怎样?还要继续打吗?虽然说你有一半的胜利的可能性,但是如果输的话你的圣杯战争就在这里结束了。”

“呵,一半的可能性还不小呢。”

“如果你是通过那支箭发现我的位置,那么你就应该知道Archer也在这附近。即使你赢了我,也会元气大伤,这时候遇到了Archer你觉得你还有赢的可能吗?”

“这次就算是你走运…”黑斗篷的人一闪就消失在了夜幕中,黑骑士也化成一片蓝色的雾消失了。

“真是没创意的告别语…”藤丸顺着墙壁滑到了地上,我面前的墙壁也随之消失。我立刻跑到藤丸身边,查看她的伤口。

血正从伤口中不断地涌出,糟糕,是伤到了要害。

“不要露出这么可怕的表情啊,医生,这可是我计划之内的一环…”藤丸依旧保持着开玩笑的语气,可是我依然能够听出她感觉很疼。

“不要说话,我来给你处理伤口。”简单处理一下然后送到医院应该能够治好。

忽然,藤丸抚上我的脸颊,露出一副并不适合她的表情。

“我说了啊,我不会让你死的。”

--------------------------------------------------------------------

谢谢大家的小红心和大拇指,另外我还特别喜欢看评论,觉得和看自己问的人交流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


花钱的男人
新年估计除了福袋不捞了

有你存在的世界

罗曼视角的圣杯战争


2.War

我叫罗马尼阿基曼,原本是一名普通的医生。但是现在好像被卷入了奇怪的事件里。坐在我面前的少女,根据她自己的介绍,名字叫做藤丸立香,是一名来自未来的非常强大的魔术师。不过藤丸长着一张小巧的脸,怎么看也只有十几岁的样子,完全不像很强的样子。

“圣杯战争,简单来说就是七个御主带着七位从者进行战斗,最后的胜利者可以获得圣杯实现自己的愿望。七个从者都是来自过去或者未来的英灵,根据生前的特点被赋予七个不同的职阶,Saber,Archer,Lancer,Rider,Caster,Assassin和Berserker。我就是Caster而你之前遭遇的那一位从者就是Assassin。一般认为Saber是最强的职阶,而Caster最弱,因为Saber,Archer和Lancer都有对魔的能力。不过这种强弱不是一定的,我生前接触的从者中,最杰出的一位就是Caster。而且在战争中,战略,从者和御主的相性都会影响战争的结果。大部分Caster的强大在于辅助能力,但是我的魔术是攻击魔术,可以达到和其他职阶相同的效果。你可是拿到了一张王牌哦,我有自信是这次的七位从者中最强大的。”

藤丸一边说着,一遍擅自剥开我桌子上的橘子,一瓣一瓣放进嘴里——完全不像她说的那样,很强的样子。

“不过,你为什么要选择我作为御主呢?”

“当然我有自信靠自己打赢这场战争,但是从者需要御主作为存在的‘证明’,如果长时间没有御主从者就会消失。至于选择你…这涉及到我的另一个身份,我应该是这个世界的‘守护着’,虽然作为从者被召唤但是我的使命是不会变的,那就是守护这个世界。圣杯战争是‘这个世界‘上原本不应该存在的东西,这次战争的出现一定是因为哪里出现了问题,所以我必须找出问题所在。圣杯到了野心家的手里,会出现很可怕的事情,而你嘛…这种没什么志向的男人,是最安全的。”

随随便便就说出了异常打击人的话啊…

“而且有一些事情,是只有你能做到的,拜托了。”藤丸放下手里的橘子,将双手放在膝盖上,那张脸上是和刚才完全不同的神情。

“好好…我答应了。”我揉了揉头发,“不过我这种没用的御主真的不会拖你的后腿吗?”

“这就对了嘛,别担心就算我绑着十斤重的沙袋也能赢。”藤丸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笑了起来,“好,我们来缔结契约。”

不等我反应,她一下子握住了我的手,柔软但是冰凉的触感让我吓了一跳。藤丸念了一串我不懂的文字,一道光芒出现在我们的手上。等到光芒消失后,我的手背上多了一个图案。

“这是令咒,可以命令我三次,一般用来突破从者的极限。只有三次,所以千万不要用在奇怪的事情上哦。走吧,我们出去寻找灵脉,这可是获得战争胜利的必需品哦。”

“你的手很凉啊,一定是穿得太少的缘故吧。这么冷的天气,出去穿成这样可是不行的,还要带上手套和围巾。”虽然按照藤丸的说法,她并不是‘人’,但是作为医生我觉得还是有提醒她的必要。

藤丸看着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是从者啦,根本不会冷的。我生前还遇到过穿着泳装在雪天里战斗的从者呢。你太担心了,医生。”

虽然藤丸这么说,但在出门前我还是强行给她围上了一条按她的话说丑得像树皮的棕色围巾。男士的东西,就不要对美观有什么期待了。

--------------------------------------------------------------------

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一章,不过其实藏了很重要的事情哦


有你存在的世界

罗曼视角的圣杯战争

1. Zero


一搜船,航行在大海上,风吹日晒。

也许是无法停下来,也许是不能停下来,这艘船一直朝向世界的尽头航行。

时间过了太久,船上的木头开始腐烂,于是新的木头替代了旧的。

当船上所有木头都被替换掉的时候,这艘船还是原来的船吗?

 

倒计时,5,4,3,2,1,ZERO

 

雪山,风,不远处的人…

我看不清楚那个人的轮廓,可是感觉是个女人,她好像在说什么…

奇怪,明明什么都看不清楚,却有这样的感觉…

“醒醒,罗曼医生。在外面随随便便睡着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哦。”

是谁…在叫我?这个声音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可是完全没有记忆…

我睁开眼,眼前是列车的车站和一位橘色头发的少女。原来我在车站里睡着了啊,印象里这种事情好像已经出现了很多次了,果然是工作太累了吧。我揉了揉眼睛仔细端详了一下眼前的少女,大概十几岁的样子,穿着类似制服的服装,大概是附近学校的高中生吧。不过有一件事情,我觉得有一些奇怪——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我特意确认了一下,身上并没有带工作的吊牌。

“因为我是很厉害的魔术师哦。”少女冲我眨了眨眼睛,就消失在了人群当中。

橘发的少女消失得太过迅速,以至于我开始怀疑她是否是我没睡醒出现的幻觉。魔法少女这样的设定果然是不可能有的吧,大概是魔法少女梅莉的缘故才会产生这样的幻觉。另外,女孩子主动向我搭讪,除了遇到了推销员的情况大概只能是幻觉了。

我叫罗马尼 阿基曼,是一名普通的医生。大家喜欢叫我罗曼医生,但是事实上我和罗曼蒂克完全搭不上边,女人缘差得要死,活了二十多年连一位女性的好友也没有。想想真是失败呢,一直没有遇到什么大的挫折,但是也没有什么大的成就,真的是普通到家的罗马尼啊。我叹了口气,看了看表,今天大概是要迟到了,真的是大失败。

人在倒霉的时候,倒霉的事情一定是一件接一件的——继我在车站睡着后,又遭遇了电车故障,检票闸门鼓掌等一系列的问题。等我到达医院的时候,我已经迟到两个小时了。

不过,今天的医院气氛有一些奇怪。有一点太安静了,一点点声音都没有,也看不到进进出出的病人。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吸了一口凉气,小心翼翼地迈进了医院的大门。

一片漆黑,一个人影都没有。停电了?不,不应该这么简单。我忽然感觉脚下凉凉的,似乎有液体流了过来。我低头看了一眼,那是一种深色的液体,由于没有灯光,我分辨不出液体的具体颜色,但是心里升起了一种不好的感觉,感觉一到凉意顺着脊背而下。

忽然,走廊深处穿出了女人低沉的笑声,然后是刺耳脚步声,接着一个高个子女人的身影出现在走廊的尽头。她长着一头白发,带着黑色的遮住眼睛的面具,穿着红色的长裙,像中世纪传说中的吸血鬼一样。我本能地想要逃跑,可是身体全僵在原地,明明医院的大门就在我身后,可是我却无法动弹。

女人一步步向我走来,每一步都发出金属触及地面的声音。

“原来在这里啊…”我听到女人发出瘆人的笑声。

“我可不会让你如愿哦,卡米拉。”

这声音,是——

我眼前忽然出现了一道刺眼光芒,我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等我再睁开眼睛时候,我的面前已经站了一位橙发的少女。车站的那位少女,并不是我的幻觉。她的手伸向前方,光芒从她的指尖发出,形成了一道光盾。白发的女人被这光盾逼迫得后腿了几步,用手遮挡着眼睛。

少女低声吟唱了一串我听不懂的文字,一串发光的拉丁文字从白发女人的脚边升起,变成一道一道绳索束缚在她的身上。

白发女人发出一阵冷笑,消失在了原地。

“解决了。”少女收起光盾,转头看向我,“初生的吸血鬼,意识到自己没有胜算就消失,也算是明智之举。不过,我也没有在这里解决她的理由,在这里战斗会波及到平民,而且那家伙也还没有到必须除掉的地步。对了,你没事吧?”

我还没从刚才的突发情况中缓过神来,只能僵硬地点了点头,结结巴巴地问“那…那是…什么?”

“暗匿者Assassin,而我是魔术师Caster,我们都是在圣杯战争中被召唤出来的存在。”

魔术师?圣杯战争?

“罗曼医生,”少女忽然用一幅正经的表情看着我,“请和我缔结契约,成为我的御主吧。”

等一下,这…发展有一些突然…

“赢得圣杯战争就可以实现愿望,无论是魔法少女梅莉见面会的VIP票还是女孩子的内裤,都是可以办到的哦。”

诶?!!!!!!


没氪出尼禄…但是很神奇的捞出了拉二
(好了全职阶五星达成

蓝卡队过十二试练了,配置如图二。
换人赶不上berserker宝具了,就扔了一条满np令咒给孔明。
(lily用来接debuff)

占tag致歉

咨询一下,哪里有卖之前李依和美海穿的那个fgo的卫衣的呀?
(最好是正版,不要淘宝
谢谢啦

战报:
攒石+氪金一共五百石头和四十呼符
出了两宝弓呆(有一个是最后一抽来的)
三宝玛丽
两宝圣女
还歪了一个阿提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