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提督的红茶杯

没有我掰不回来的BE

有你存在的世界

罗曼视角的圣杯战争

1. Zero


一搜船,航行在大海上,风吹日晒。

也许是无法停下来,也许是不能停下来,这艘船一直朝向世界的尽头航行。

时间过了太久,船上的木头开始腐烂,于是新的木头替代了旧的。

当船上所有木头都被替换掉的时候,这艘船还是原来的船吗?

 

倒计时,5,4,3,2,1,ZERO

 

雪山,风,不远处的人…

我看不清楚那个人的轮廓,可是感觉是个女人,她好像在说什么…

奇怪,明明什么都看不清楚,却有这样的感觉…

“醒醒,罗曼医生。在外面随随便便睡着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哦。”

是谁…在叫我?这个声音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可是完全没有记忆…

我睁开眼,眼前是列车的车站和一位橘色头发的少女。原来我在车站里睡着了啊,印象里这种事情好像已经出现了很多次了,果然是工作太累了吧。我揉了揉眼睛仔细端详了一下眼前的少女,大概十几岁的样子,穿着类似制服的服装,大概是附近学校的高中生吧。不过有一件事情,我觉得有一些奇怪——

“你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我特意确认了一下,身上并没有带工作的吊牌。

“因为我是很厉害的魔术师哦。”少女冲我眨了眨眼睛,就消失在了人群当中。

橘发的少女消失得太过迅速,以至于我开始怀疑她是否是我没睡醒出现的幻觉。魔法少女这样的设定果然是不可能有的吧,大概是魔法少女梅莉的缘故才会产生这样的幻觉。另外,女孩子主动向我搭讪,除了遇到了推销员的情况大概只能是幻觉了。

我叫罗马尼 阿基曼,是一名普通的医生。大家喜欢叫我罗曼医生,但是事实上我和罗曼蒂克完全搭不上边,女人缘差得要死,活了二十多年连一位女性的好友也没有。想想真是失败呢,一直没有遇到什么大的挫折,但是也没有什么大的成就,真的是普通到家的罗马尼啊。我叹了口气,看了看表,今天大概是要迟到了,真的是大失败。

人在倒霉的时候,倒霉的事情一定是一件接一件的——继我在车站睡着后,又遭遇了电车故障,检票闸门鼓掌等一系列的问题。等我到达医院的时候,我已经迟到两个小时了。

不过,今天的医院气氛有一些奇怪。有一点太安静了,一点点声音都没有,也看不到进进出出的病人。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吸了一口凉气,小心翼翼地迈进了医院的大门。

一片漆黑,一个人影都没有。停电了?不,不应该这么简单。我忽然感觉脚下凉凉的,似乎有液体流了过来。我低头看了一眼,那是一种深色的液体,由于没有灯光,我分辨不出液体的具体颜色,但是心里升起了一种不好的感觉,感觉一到凉意顺着脊背而下。

忽然,走廊深处穿出了女人低沉的笑声,然后是刺耳脚步声,接着一个高个子女人的身影出现在走廊的尽头。她长着一头白发,带着黑色的遮住眼睛的面具,穿着红色的长裙,像中世纪传说中的吸血鬼一样。我本能地想要逃跑,可是身体全僵在原地,明明医院的大门就在我身后,可是我却无法动弹。

女人一步步向我走来,每一步都发出金属触及地面的声音。

“原来在这里啊…”我听到女人发出瘆人的笑声。

“我可不会让你如愿哦,卡米拉。”

这声音,是——

我眼前忽然出现了一道刺眼光芒,我下意识闭上了眼睛。等我再睁开眼睛时候,我的面前已经站了一位橙发的少女。车站的那位少女,并不是我的幻觉。她的手伸向前方,光芒从她的指尖发出,形成了一道光盾。白发的女人被这光盾逼迫得后腿了几步,用手遮挡着眼睛。

少女低声吟唱了一串我听不懂的文字,一串发光的拉丁文字从白发女人的脚边升起,变成一道一道绳索束缚在她的身上。

白发女人发出一阵冷笑,消失在了原地。

“解决了。”少女收起光盾,转头看向我,“初生的吸血鬼,意识到自己没有胜算就消失,也算是明智之举。不过,我也没有在这里解决她的理由,在这里战斗会波及到平民,而且那家伙也还没有到必须除掉的地步。对了,你没事吧?”

我还没从刚才的突发情况中缓过神来,只能僵硬地点了点头,结结巴巴地问“那…那是…什么?”

“暗匿者Assassin,而我是魔术师Caster,我们都是在圣杯战争中被召唤出来的存在。”

魔术师?圣杯战争?

“罗曼医生,”少女忽然用一幅正经的表情看着我,“请和我缔结契约,成为我的御主吧。”

等一下,这…发展有一些突然…

“赢得圣杯战争就可以实现愿望,无论是魔法少女梅莉见面会的VIP票还是女孩子的内裤,都是可以办到的哦。”

诶?!!!!!!


评论(7)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