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提督的红茶杯

没有我掰不回来的BE

有你存在的世界

罗曼视角的圣杯战争


2.War

我叫罗马尼阿基曼,原本是一名普通的医生。但是现在好像被卷入了奇怪的事件里。坐在我面前的少女,根据她自己的介绍,名字叫做藤丸立香,是一名来自未来的非常强大的魔术师。不过藤丸长着一张小巧的脸,怎么看也只有十几岁的样子,完全不像很强的样子。

“圣杯战争,简单来说就是七个御主带着七位从者进行战斗,最后的胜利者可以获得圣杯实现自己的愿望。七个从者都是来自过去或者未来的英灵,根据生前的特点被赋予七个不同的职阶,Saber,Archer,Lancer,Rider,Caster,Assassin和Berserker。我就是Caster而你之前遭遇的那一位从者就是Assassin。一般认为Saber是最强的职阶,而Caster最弱,因为Saber,Archer和Lancer都有对魔的能力。不过这种强弱不是一定的,我生前接触的从者中,最杰出的一位就是Caster。而且在战争中,战略,从者和御主的相性都会影响战争的结果。大部分Caster的强大在于辅助能力,但是我的魔术是攻击魔术,可以达到和其他职阶相同的效果。你可是拿到了一张王牌哦,我有自信是这次的七位从者中最强大的。”

藤丸一边说着,一遍擅自剥开我桌子上的橘子,一瓣一瓣放进嘴里——完全不像她说的那样,很强的样子。

“不过,你为什么要选择我作为御主呢?”

“当然我有自信靠自己打赢这场战争,但是从者需要御主作为存在的‘证明’,如果长时间没有御主从者就会消失。至于选择你…这涉及到我的另一个身份,我应该是这个世界的‘守护着’,虽然作为从者被召唤但是我的使命是不会变的,那就是守护这个世界。圣杯战争是‘这个世界‘上原本不应该存在的东西,这次战争的出现一定是因为哪里出现了问题,所以我必须找出问题所在。圣杯到了野心家的手里,会出现很可怕的事情,而你嘛…这种没什么志向的男人,是最安全的。”

随随便便就说出了异常打击人的话啊…

“而且有一些事情,是只有你能做到的,拜托了。”藤丸放下手里的橘子,将双手放在膝盖上,那张脸上是和刚才完全不同的神情。

“好好…我答应了。”我揉了揉头发,“不过我这种没用的御主真的不会拖你的后腿吗?”

“这就对了嘛,别担心就算我绑着十斤重的沙袋也能赢。”藤丸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笑了起来,“好,我们来缔结契约。”

不等我反应,她一下子握住了我的手,柔软但是冰凉的触感让我吓了一跳。藤丸念了一串我不懂的文字,一道光芒出现在我们的手上。等到光芒消失后,我的手背上多了一个图案。

“这是令咒,可以命令我三次,一般用来突破从者的极限。只有三次,所以千万不要用在奇怪的事情上哦。走吧,我们出去寻找灵脉,这可是获得战争胜利的必需品哦。”

“你的手很凉啊,一定是穿得太少的缘故吧。这么冷的天气,出去穿成这样可是不行的,还要带上手套和围巾。”虽然按照藤丸的说法,她并不是‘人’,但是作为医生我觉得还是有提醒她的必要。

藤丸看着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是从者啦,根本不会冷的。我生前还遇到过穿着泳装在雪天里战斗的从者呢。你太担心了,医生。”

虽然藤丸这么说,但在出门前我还是强行给她围上了一条按她的话说丑得像树皮的棕色围巾。男士的东西,就不要对美观有什么期待了。

--------------------------------------------------------------------

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一章,不过其实藏了很重要的事情哦


评论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