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提督的红茶杯

没有我掰不回来的BE

论学好日语的重要性

小段子一枚

维克多·尼基弗洛夫正被一种焦躁情绪笼罩着,而这种情绪来源于一本八卦杂志的封面。

恋人?!勝生勇利xヴィクトル

虽然日语下手的维克多不认识“恋人”两个字,但是看到周围的那一串粉色粉红色的桃心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好么?!简单来说,就是——胜生勇利在和一个有着乱七八糟名字的人谈恋爱。

维克多对日语的了解仅限于“早安”“晚安”这种日常用语和平假名与片假名的发音。他试着读了读那个混蛋的名字…biku…toru…啊,比库多鲁啊。

听起来不像是日本人的名字啊…是勇利在外面比赛时认识的选手吗?不,他并不认识叫这个鬼名字的花滑运动员。而且,勇利一直在他的雷达范围内,怎么会…

“维克托,我回来了…诶在看什么?”

“勇利,我觉得你需要解释一下,叫bikutoru的这个混蛋是谁?”







维克托你好像说了什么不得了的话…

*日语的发音里没有v的音,发v的外来语都是用b代替的,例如护照visa在日语的写法是ビザ读作biza。日语的另外一个习惯是卷舌音r读成ru…所以bikutoru实际上就是victor。

*复习日语时的突发奇想

评论(21)

热度(197)